现今转投巴黎圣日耳门的西班牙中坚沙治奥拉莫斯在赛前不讳言自己愿意为了巴黎圣日耳曼去死

拉莫斯倒戈皇马前示忠:我愿为PSG死

欧联16强重新抽籤后,曾经是皇家马德里(Real Madrid)的神级偶像,现今却转投巴黎圣日耳曼(PSG)的西班牙中坚沙治奥拉莫斯(Sergio Ramos)巧合地在欧联16强重遇旧主。而他在赛前也不讳言:「我愿意为了巴黎圣日耳曼去死。」

这位来自西班牙中后卫在欧冠抽籤确定要对上老东家后,接受了採访,他并没有否认自己对俱乐部的忠诚,他也表示自己希望参与比赛的心意。然而,考虑到他的肌肉受伤,拉莫斯在这个年度中甚至只为巴黎圣日耳曼打了一场比赛,是否真的能够上场还是未知数。

拉莫斯谈伤痛:「数小时的黑暗」

欧洲冠军联赛16强的首次抽籤结果原是让巴黎圣日耳曼对上曼联(Manchester United),这也意味着梅西(Messi)和拉莫斯对阵C罗纳尔多(C. Ronaldo)。然而,在重新抽籤后,巴黎圣日耳曼则变成必须与皇家马德里来场生死斗,这对于前队员的他来说可是一个剧烈的情绪转折。

「你知道我对皇马的感情和爱,但现在轮到我捍卫巴黎圣日耳曼了,我会尽一切可能做到这一点。是那支愿意支持我、把球队结果压在我身上的球队,我会为巴黎圣日耳曼而死。」

在确定不与皇马续约后,拉莫斯转向PSG的怀抱

「我本来不希望与皇家马德里发生那种对抗,但回到圣地亚哥伯纳乌是令人高兴的,因为新冠病毒的限制,我无法真正告别。」

拉莫斯还透露,他在巴黎圣日耳曼的期间经历了「许多小时的黑暗和孤独」,因为小腿受伤使他无法参加比赛,直到 11 月 28 日。从那以后,他又因肌肉发达而被排除在外,让他无法在球场上让自己与球队一同进步。

「这很艰难,与我在职业生涯中所经历的不同,我受的伤很少像这样。在这一切之后要重新恢復成球员的样子是重要的。经历了许多小时的黑暗和孤独,这些时刻也帮助我重新任知道自己的状况,帮助我克服挑战。我的家人也习惯了我的伤势,整体来说我与伤势逐渐相处融洽。而想到可以再次参加比赛,我便可以笑了。」

拉莫斯为何离开皇马?

这位后卫已经是皇马的传奇人物,但在2020年 6 月合约到期后,他与球队对于不续约达成共识。儘管如此,他对皇马的爱依然强烈。然而,巴黎圣日耳曼即时提出了一份丰厚的合约,拉莫斯也因此转为法国最强的球队效力。

不过他到了法国,却因为伤势迟迟无法上场。法国媒体也分析道,拉莫斯復出后恐怕也未必能在巴黎踢上主力,原本被列入清洗名单的基拿(Thilo Kehrer)现在同样表现非常出色,可以算的上赛季初球队的主力。

基拿5场比赛全部正选,而且都踢满全场,表现出了很高的水准。基拿的空中对抗能力尤其强,争顶成功率达到70%。基拿先后和甘佩比(Presnel Kimpembe)和马昆奴斯(Marquinhos)搭档,拉莫斯即便復出,一时间恐怕也找不到位置。

很快的,便有传言指出PSG内部对拉莫斯的信心已经减弱,「PSG部分人意识到,从皇马签入这名在卡马斯出世的后卫是一个错误」,解约成为其中一个可能选项,但并非优先的选择。PSG的体育总监受访时谈到拉莫斯的情况时,则是没有多对解约谣言多做说明:「我们都知道拉莫斯有伤。我们清楚他的问题,很了解状况。」

欧联16强抽籤隆重登场,却出现尴尬场面,必须重新抽籤

欧冠抽籤,竟罕见出包

十六强交战,原先的重点将会完全放在巴黎PSG对曼联,马竞(Club Atlético de Madrid)对拜仁(FC Bayern München)这两场终极之战上面,这其实相当有看头,但后来发现,来宾阿沙文(Andrey Arshavin)在抽籤时,在抽潜艇(Villarreal Club de Futbol)的对手时竟抽出了曼联,这是不该出现的情况,因为两队已经在同一个小组的一二名出线了,然后阿沙文再抽一次,还是抽出了曼城,但是被拍到籤罐裡有7个球,也就是说曼联的籤是多出来的。

然后在抽马竞的对手时,曼联的籤又被排除在外,这样完全影响了公正性。

在抽籤结果出来之后,包括马竞等多支球队冲去找欧足联官员讨要说法,欧足联之后发现严重失误,工作人员误拿了不正确的籤桶,于是紧急宣布之后再全部重抽,但这样一来皇马也感到愤怒了,因为他们原本的对手是本菲卡(Sport Lisboa e Benfica),这其实是一支相对比较轻鬆的对手,而且皇马这边跟曼联、马竞那裡发生的失误没什麽关联,皇马要求如果重抽的话,他们这边的对战组合应该保留,只重抽部分,但欧足联没有接受。
但第二次抽籤却也没让大家难过,PSG同样碰上强敌皇家马德里。欧洲足协事后表示,这次出错主因是因为外包商提供的软体系统出了一点问题,导致在计算对赛球队时出错。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